當前位置:首頁>>經驗交流

《初心》只為喚初心 ——南劇《初心》觀后感

發布時間:2019-06-13 07:52 作者:譚闖 編輯:州政協

《初心》,是一場讓人的心靈受到洗禮的好戲。

該劇以來鳳縣開發區管委會主任、翔鳳鎮黨委書記向勤仕為原型,演繹了一個共產黨人一心為民的感人至深的故事。

何謂“初心”?我的理解是:一個共產黨員站在黨旗前莊嚴地舉起自己的右手,許下的“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的諾言。

我想,《初心》的創作和演唱的初衷絕非僅僅是為了表現優秀共產黨員向勤仕一心為民的初心,應該主要是想以《初心》喚醒更多共產黨人的初心。觀看《初心》流下感動的淚水之后,《初心》是否喚醒了你的初心?

權為誰用

劇中人向雪晴身為來鳳縣開發區管委會主任、翔鳳鎮黨委書記,是握有一定實權的。但他的三哥卻對他這個親弟弟極為不滿。本想以親弟弟的影響多承包一些工程多撈點好處,反而因為自己是領導的親屬而被拒之門外。為此他一直怪自己的弟弟當了官之后,六親不認。

他是否會對他恩重如山的親幺叔網開一面呢?三哥懷著對親弟弟的一身怨氣帶著幺叔抱著試一試的想法來找向雪睛辦事。面對曾經省吃儉用送自己讀書的幺叔,幼年喪母的向雪晴五味雜陳。沒有幺叔昔日的幫助,就沒有他向雪晴的今天啊。一面是黨性原則,高于一切;一面是恩重如山的親叔叔,拒之何忍。這天平該向哪一邊傾斜?是講黨性還是講親情?“誰家沒有幾個親戚?”如果誰的手中有了權,都優親厚友,那老百姓怎會不心寒?向雪晴做起了親叔叔的思想工作。在難以拒絕的親情面前,他選擇了黨性原則。這個選擇是艱難和痛苦的,畢竟他面對的是對他恩重如山的親叔叔啊!

共產黨人手中的權力是為廣大人民謀利益的,不是為自己和親屬謀私利的。向雪晴用自己的言行詮釋了“權該為誰用”。

老百姓何不希望這樣的好官多些再多些。這感人的一幕,這一場令人震撼的《初心》,是否喚醒了你的初心?

利為誰謀

高速公路工期耽誤不得。但鄉親們卻因為傳統的觀念不愿遷祖墳,阻撓工程的順利進行。在土家族傳統的觀念里,祖墳是萬萬遷不得的。這其中要遷的墳墓中就有向雪晴父母的墳墓。眾多鄉親的眼睛望著向雪晴,指望他“為民作主”,就此“穩起”。怎么辦?自己不帶頭,這事就辦不好了。國家重點工程受阻,這個責任誰承擔得起?向雪晴第一個舉起了鋤頭。正在這時,他的三哥來了,堅決不允許挖。“以前什么事都可以由著你,遷墳這事可由不得你。”親三哥鐵了心要堅決阻止。眾多的鄉親看著兄弟倆相持不下。人民的利益大如天。不管是誰阻攔,父母的墳墓一定得遷。“爹、媽,孩兒對不起你們了”。黑夜中傳來向雪晴撕心裂肺的呼喊。

在個人利益和人民利益面前,向雪晴做出了抉擇。面對親人的不理解,這次的抉擇更為痛苦和艱難。向雪晴用自己的言行詮釋了“利該為誰謀”。

老百姓何不希望這樣的好官多些再多些。這感人的一幕,這又一場令人震撼的《初心》,是否喚醒了你的初心?

情為誰系

風雪交加,天寒地凍。在一個偏遠的鄉村,一對苦命的婆孫在大年三十卻為年夜飯發愁。婆婆老年喪子,兒媳出走,她一個人帶著小孫女相依為命。婆婆年老多病,不僅不能照顧小孫女,反而成了小孫女的累贅。沒有任何收入來源,家中一貧如洗,連頓像樣的年飯都做不上了。如此的生活讓她萌生了死的念頭,以免連累了小孫女。大年三十,這凄涼的景象讓人何等痛心。家中遭大難,苦人日難熬。

就在婆孫倆抱頭痛哭的時刻,一陣清脆的敲門聲打破了偏遠鄉村的寂靜。是誰會在大年三十來到這個如此偏遠、極為貧窮的家庭?是向雪晴背著年貨來給這極貧的家庭拜年來了。這感天動地的一幕,敲擊著觀眾的心靈。萬家團圓的時刻,一個鎮黨委書記的心里在想著誰?

向雪晴的到來給這個極為貧窮的家庭帶來了喜氣和希望。他卻因為這個家庭還如此貧窮,甚至吃不上一頓像樣的年飯而深深地自責。共產黨人是為人民謀利益的,可現在還有如此貧窮的家庭。向雪晴連連說到:“這是我的失職啊”。

雪中訪貧,雪中送暖,這不就是當年的焦裕錄又回來了嗎?

“心中裝著全體人民,唯獨沒有他自己”。向雪晴和妻子的對話,更是顯示了一個共產黨員的大愛之心。身患重病,臥病在床,心里想的仍是工作,心中裝的還是百姓,這病房怎能呆得安心。向雪晴用他的言行詮釋了“情為誰所系”。

向雪晴走了,無論身處什么樣的位置,他初心不改,用自己的生命踐行了當初許下的諾言,讓人肝腸俱斷。向雪晴沒有走,他一心為民的情懷和那顆熠熠生輝的“初心”永遠激勵和陪伴著我們。

觀看完《初心》,我陷入深深的思索之中,一場《初心》能喚醒多少初心?

《初心》只為喚初心,但愿《初心》能喚醒更多的初心。

老百姓心中永遠有著清官情結,總希望好官多些再多些。但真正維護更多老百姓的合法權益,還是需要更為健全的法律制度。依法治國才是根本。(鶴峰縣政協譚闖)

 

責任編輯:州政協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淘宝快3彩票平台